好喝的香草奶昔

超级喜欢all主角,过度金吹,过度金厨
不要叫我太太之类的
可以叫我香草或者奶昔
用手机码字
三分钟热度,近期沉迷于凹凸
吃bg bl gl 杂食向 但不吃瑞受(除了金瑞)
懒癌晚期患者,说不定几月一更。但现在在存稿。所以不要催了>:-<
本人作品如有抄袭,算我抄你的

〔柒七〕线与线

    我们宛如同遭受过撞击的平行线,原本平行的两条线在撞击下,相交了。

――――――――――――――――――――――――

    “阿七,你哭个甚?”伍六七旁边的鸡大保大叫道。

    “啊,我哭了?”伍六七用袖子擦了擦自己的脸,以为鸡大保在开玩笑,但…

…袖子上沾满了泪水。

    伍六七看着一旁着急的大保和小飞鸡笑了笑说:

    “我也不知道呢,我没事”说着就拍了拍自己的心口表示没事。

    “你想找到自己的记忆吗”苍老而深沉的声音穿进了伍六七的耳里。

    伍六七转头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突然发声的老人。

    当伍六七看向那人的时候,伍六七感觉周围的气氛变了,感觉自己周围来来往往的行人和嘈杂无比的声音都消失了。伍六七知道行人和声音都在,但不知为何他无法去在意周围只能注视这眼前的老人。

    虽然老人坐着比伍六七矮但老人的那种睥睨天下的气场让伍六七下意识地绷紧了神经。

    伍六七虽然是整天大大咧咧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但他不傻甚至他还比较聪明。

伍六七敢肯定这个老人比自己强大很多,这是自己的直觉告诉自己的。

    “老人家,你在说什么啊?”

    伍六七双手随意地揣进在腹前的兜里但右手却抓起了兜里的剪刀;突然伍六七发现自己竟然无法以气御剪。

    “没用的,你只要告诉我你的答案就好了。”老人头都没抬。

    “…………”伍六七没有说话,只是收紧腿上的肌肉打算找个好时机逃跑。

    开什么国际玩笑!强大的人总是怪脾气,他们可是前一秒还满面笑容地说话后一秒就会拔出刀子的变态。谁知道面前的老人会不会这样。 

    “不回答吗?算了,这个香囊你拿着如果你想找回你的回忆晚上睡觉前就把它放到枕头旁。”

    话音刚落,伍六七就找不到老人了。

    “伍六七!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大保愤怒的声音把伍六七拽了回来。

    伍六七看着不知何时放在自己手中的只有一个手心大小的白色带着金色流苏的香囊,意识到刚刚是真的。

    无视一旁大保的絮絮叨叨回到了大保健发廊。

    大保看着眼前明显心不在焉的伍六七又一次把客人的头发剪得乱七八糟,以为伍六七在想这几次的任务失败就让他上楼休息,而自己则打着不打扰伍六七休息的旗子去找美女共渡春宵。

    伍六七趴在窗台上,看着远处的快要消散的夕阳。不知何时伍六七养成了看夕阳的习惯,不是夕阳的绚丽多彩吸引了自己,是自己沉醉在那朱砂红一样的天空。

    转头看向放在木桌上的香囊,白色的布料着绣着粉紫的郁金香,金色的流苏十分华丽;这个香囊与周围简陋的环境形成鲜明的对比。伍六七拿起香囊闻到了淡淡的勿忘我花的味道。

    “吱呀吱呀”伍六七把香囊扔到桌上然后就倒向快要被自己折腾塌了的床。

    当自己趴到床上的时候就已经迷糊得快要睡过去,但不知怎的伍六七一直睡不着就感觉像是有很多个小飞鸡在自己脑子里飞来飞去。就在伍六七在床上翻了上百个身的时候,余光撇到了桌上明显无比的香囊。

    伍六七突然坐了起来,抓了抓快要被自己折腾散得高马尾。一把抓起香囊放到自己的枕边,拉起被子盖住了自己的碎碎念

    “才不是老子要做的……这分明是逼迫的……”话音未落,便只剩下平静的呼吸声。

    但说来奇怪,当伍六七闻到淡淡的勿忘我花香味。大脑就安静了下来,连话都没说完伍六七便睡了过去。

    等自己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伍六七发现了三件事情:

    第一,自己在一个像垃圾场一样乱糟糟的地方不过垃圾是死去的人。

    第二,自己面前站着一个七岁左右拿着匕首的孩子,正用鲜红的眼睛恶狠狠地看着自己。

    第三,自己TMD居然是半透明的!!

对!就是我们众所周知的幽灵一样的形态还有漂浮在半空中的状态。

    柒眯着眼睛看着这个半透明漂浮在半空中的男人;自然是没有错过那先是疑惑后来是震惊的表情。

    两人就这样面对面僵持着不说话。

    “那个,小朋友。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伍六七终于是承受不住这种尬尬的气氛。

    “……”柒没有理会面前这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毕竟在七天里毫无理由的残杀过程中得到了一个十分有用的经验:

    不要理会和相信任何人,只能相信自己和被自己紧紧掌握的东西。

    伍六七知道面前的孩子听到了,同时伍六七从满地的尸体也知道对方为什么不理会自己了。

    “我叫伍六七大概是一只幽灵,你呢?”伍六七露出了自己的招牌傻笑想着试图和小孩子说上话。

    “…………柒”柒看到对方露出的傻笑愣住了,然后不由自主地说出了姓名。

    但柒虽然得出来很好的经验但他忘了他还是一个六七岁的孩子。

    在柒的记忆中,这个叫做伍六七的幽灵是第一个给予自己笑容的人。

    记忆中除了鲜血就是黑暗,没有任何可以照亮周围的光芒。但这个微笑虽然很傻但不可否认它确实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与此同时,一个老人坐在木制椅子上抬头望着夜空中最亮的星星如果这是伍六七还在的话,就会大喊:

    “这就是那个给我香囊的老头”

    老人的嘴在颤动,仿佛在说些什么,但真正说出口的只有一句:

    “明明这一切都是可以避免的。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

香草有话说:嗨~这里是香草奶昔*^_^*。是的我又开新坑了。当然了这可能是只有三四篇左右(大概)还请多多指教。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