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喝的香草奶昔

超级喜欢all主角,过度金吹,过度金厨
不要叫我太太之类的
可以叫我香草或者奶昔
用手机码字
三分钟热度,近期沉迷于凹凸
吃bg bl gl 杂食向 但不吃瑞受(除了金瑞)
懒癌晚期患者,说不定几月一更。但现在在存稿。所以不要催了>:-<
本人作品如有抄袭,算我抄你的

〔柒七〕狐妖伍六七

注意避雷

①伍六七是狐妖,柒是除妖师

②必要时有意识流

③记住这是时而深沉时而温馨的故事

④伍六七是不是一只年纪小的小妖怪,他只是不记得

⑤有一些人是知道伍六七的之前   

⑥有Bug注意

――――――――――――――――――――――――

    从前有一只小狐狸叫伍六七,他偷偷从照顾了自己十几年的蓝羽鸡那里跑出来玩。

    “虽然狐狸和鸡是天敌但万物皆有可能,不是吗?”那只狐狸笑眯眯地说着。

    不过这次伍六七运气不太好,刚跑到山下就飘下细细小雨。

    ‘完了,小爷我这次的烧鸡没了’虽然小狐狸的心里很怨念但还是迈着自己的白色小短腿跑向离自己只有一条河相隔的镇子。

    ‘那是什么?’伍六七看到了在河边的一团紫色,而且这浓郁的血腥味道问的就感觉不舒服。

    原本伍六七是不想管的但等自己回过神时,自己已经来到那人的身边。因种族因素所以视力和嗅觉是一等一的好。

    一个男人,身穿暗紫色劲装手持黑色泛着蓝色光芒且有很多裂缝的长刀。身上有很浓的血腥味,但伍六七可以肯定此人身上的血大部分都是别的人类和妖怪的。

    ‘欧哟,这人长得还挺靓。’伍六七这才注意到这人的脸。

    虽然被血迹斑斑但最起码可以看出来脸的棱角分明并且五官长得很正。

    伍六七敢肯定的是这人肯定不简单再加上之前阿婆的行为让自己有点想扔下这个人就跑。

    但…………

    ‘唉,算了’伍六七叹了口气认命似的变回了人的形态背起了那个身份不明的男人就往山上的木屋处跑去,在跑的过程中伍六七还在琢磨着怎么和那只蓝羽鸡解释。

    等伍六七跑到山顶时,果不其然那只鸡就站在门前怒视自己。

    “那个……大保,我回来了。”伍六七声音越来越小。

    “你个扑街仔!你×××还知道回来啊!衣服全湿了!明天穿什么啊!”那只叫大保的带着黄色领带的蓝羽鸡用淋湿的翅膀来表示着自己的怒意。

    “那是什么?”大保这才注意到伍六七背上的人。

    “他是我在河边找到的人”伍六七把人背进了木屋里解释道。

    “你真要救他”大保头一次用冷静甚至是带着寒意地问。

    “怎么了大保,这么紧张做甚。”伍六七把人放到床上转过身不解地问道。

    伍六七觉得不对劲毕竟就算大保再怎么生气也绝不会用这样的声音说话而且就在大保发出寒意的那一刻时自己竟下意识地在护着那个受伤的男人。

    “大保,你看啊,救人一命可以增加我的(道气),我看这人不简单一定会帮我们大忙的而且我看他面熟总觉得他很重要,我想他可能跟我以前有关。”伍六七试图劝大保收留这个男人。

    “随你了”大保收回了寒气摆了摆自己的鸡翅转身就出了伍六七的房间。

    “咔嚓”门关上的那一刻那只蓝羽鸡叹了口气。默默地走回自己的房间看向天窗外。

    ‘唉,伍六七啊,命运还是找上了门不知道这次是你找他还是他找你啊!’

    大保端起装有酒的杯子就这样默默地看着窗外。

    “唔恩”玄武国暗影组织首席除妖师柒醒来了。

    映入眼帘的是木制的屋顶。

    身为首席,自己当然知道自己的处境了。自己……被救了。

    扭头一看,发现一个趴在床边睡得正香的人……不,是妖。

    几乎是本能地用左手去砍对方坦坦荡荡露出来的后颈,但就在此时柒感受到了撕裂的疼痛从背后传来以至于自己的左手停在半空中坠在了自己的腹上。

    “嘶━”柒倒吸了一口气。

    柒好好打量了一下自己身旁的妖。

    黑色的头发像布料店里那种珍藏的黑色软缎。过长的刘海遮住了额头但却遮不住眼睛下方的浓厚的黑眼圈,细腻白湛的皮肤可以让任何女人都羡慕嫉妒在从窗户里穿过的阳光可以看到脸上细细柔柔的绒毛。好看的嘴唇一张一合好像在做什么好梦一样。

    看身旁的人还没有醒的趋势就开始面向屋顶发呆……不,是运气!

    柒微微皱起眉头,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身体状态可以说是糟糕透了。

    先不说自己体内的状况单单是外伤都有自己受得了。

    头部重创,右手骨折,肋骨断了至少有三根,全身肌肉可以说是破破烂烂的最为严重的是全身的毒素太多了。

    ‘看来组织是铁了心地想要除掉我,而且这只妖要怎么办。’胡思乱想的柒因为体力不支有昏睡了过去。

    大保站在离窗户有五十米远的树上,虽然带着墨镜但还是清清楚楚看到伍六七房间的柒昏睡过去。

    过了一会确定了柒是真的睡着了默默地放下拿着的十字弩。大保可以确定在柒对伍六七做些什么的那一刻,十字弩上的弓箭可以在不打扰伍六七的前提下贯穿柒的大脑。

    ‘虽然你很久以前就说不可以对他动手但如果他还是伤害了你的话,就别怪我了,伍六七。这是作为挚友的承诺’大保心里默念。

    


――――――――――――――――――――――――――――――

香草有话说:嗨喽,这里是好喝的香草奶昔⊙▽⊙这是香草的新坑还请多多关照,当然了欢迎所以小可爱找我玩哦(´-ω-`)

有任何关于文还是其它的问题都可以来找我哦。

    

  

    

    

    


评论(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