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喝的香草奶昔

不要叫我太太之类的我不是叫我香草
因为学习所有社交软件全部停用
学生党决定更新不定时。用手机码字
三分钟热度,近期沉迷于凹凸
吃bg bl gl 杂食向 但不吃瑞受
懒癌晚期患者,说不定几月一更。但现在在存稿。所以不要催了>:-<
本人作品如有抄袭,算我抄你的

〔凹凸世界〕环游宇宙的旅者[瑞金]

  嗨,这里是香草哦(´-ω-`)。香草来最后一更啦!如果你看到标题是瑞金呢,请不要惊慌。因为在预告里我也说过,金是去一个个星球的,所以在本章里我们亲爱的小金金所处的星球是格瑞所处的星球哦。
  想看其他的人的话得到后面的章节里,所以香草会在每章后面打上cp名的。
  香草会先写一篇正文,在来上一篇番外的。
  因为金他们都是成年人所以要成熟稳重许多哦。
  那么感谢能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么么哒(^з^)欢迎来捉虫哦!




















――――――――――――――――――――――――
  这里是登格鲁星
  美丽富饶,人们能安居乐业,辛福快乐的生活。
  但谁能想到五年前,这里是一个承担着沉重的苦役和赋税的矿业星球。
  这一切的改变都是因为一个从凹凸大赛上活下来的人。
  以前的凹凸大赛是连一个幸存者都没有的,但自从五年的凹凸大赛活下来了五位幸存者后,每一届的凹凸大赛都会有五位幸存者。
  而改变登格鲁星球的人正是在五年前那一届的幸存者之一。
  但这不是旅者来到这里的理由。
  而旅者一身的命运在踏上这个星球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改变了…………

――――――――――――――――――――――――
             〖一〗
“叮铃铃”门上的浅蓝色风铃因为门被打开而发出清脆的声音。
“欢迎光临,请问能帮你什么呢。”背对着门正在柜台擦拭这手中的花瓶的银发男子放下花瓶转过身说。
  男子的声音十分好听就像是低沉的大提琴一样,明明只是客套话却也让人对此人放下警觉性。
“那个……就是我想问一下,旅馆怎么走。”一个充满请求语气的男声传来。
“出了店门左拐然后一直走就到了。”男子一边用冷清的声音回答一边打量着面前的“少年”。
“少年”将自己斗篷上的帽子掀开露出了一头不逊与阳光的金发,刘海下蓝色的眼睛是“少年”脸上最美的部位。海蓝色的眼睛清澈见底,就如同尼泊尔湖一样,眼里的温柔与活力让这双眼睛闪闪发光。恰到好处的微笑不会让人感到讨厌。
“少年”身穿一件过大的灰色斗篷,手里提着一个很大的白色旅行箱。“少年”还背着一个长约一米二的长方体的棕色箱子。
“多谢了!”“少年”露出了一个阳光的笑容。
“不用多谢。”银发男子冷漠地说,心想着
‘又是一个旅者①。这笑容真蠢,但……满合适他的。’
“对了!我叫金!你呢?”名为金的“少年”在拉开门前,回过头笑着对银发男子问道。
“……格瑞。”格瑞犹豫了一会,回答了金的问题。
“叮铃铃”门上的风铃因为金打开门的动作而发出声音。
“再见了,格瑞!”金走出了店。
“叮铃铃”门关上了。
  格瑞看着金离开的地方发了会呆然后转过身继续擦着面前的花瓶。
  其实格瑞不知道为什么要告诉金自己的名字,但当他看到金的笑容时,自己的警觉心也放了下来。
‘或许……他就是这样的人。’格瑞的这个想法一在瞬间里冒出。
  但格瑞没有意识到这个想法。
    【当阳光照耀在无光的月亮时】
    【月亮才会摆脱黑暗重获新生】

  【而此时此刻的月亮已经迎来了阳光】

――――――――――――――――――――――――
             〖二〗
‘今天天气真好。’格瑞看向窗外想到。
“叮铃铃”门上的风铃因为过激的动作而发出声音。
“格瑞!我来找你了!还记得我吗?”格瑞还没有说话就被一个阳光的声音打断。
“……金。”格瑞看着面前这个笑得傻里傻气的金说。
‘我们昨天才见过啊。’格瑞无奈地想。
“格瑞,求你个事,好不好?”金走到格瑞离格瑞还有一步远的地方直视着格瑞毫无感情的紫色眼睛。
“不好。”格瑞没有丝毫犹豫拒绝了金。
  格瑞不得不说金很聪明。
  金虽然热情但总知道什么动作合适什么动作不合适。自来熟却懂得分寸。
  格瑞表示自己不讨厌金。
“求你了―”金着拖长音。
“不好。”格瑞注视着金的眼睛。
  金今天没有穿斗篷:格瑞才发现金的头发很长不比自己散发后短,金用一根黑色的发绳束到胸前。蓝色的眼睛充满着请求。因为刻意的睁大眼睛导致格瑞可以在这双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倒影。
‘这是多么纯粹的眼睛啊!’格瑞不由得在内心里赞叹。
“拜托拜托―”
  格瑞看着金一副子“你不答应我,我就哭给你看”的样子,格瑞松了口。
“……什么事。”
“你看啊,格瑞,我刚到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你要不就当我的导游吧!”金的眼睛因为格瑞松口而闪闪发亮。
  金看到格瑞一副思索的样子接着说:
“你放心,你只需要在空闲时带我逛一逛就好。而且只要我有时间我就到花店里帮你,就算是你带我逛的酬劳吧!”
  格瑞思索了一会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太好了!”金笑了起来像一个得到了糖的孩子。
  格瑞看着笑得这么高兴的金也微微翘起了嘴角。
‘以后应该就不会像以前那么安静了’格瑞想着。
“哎!格瑞你笑了!”金惊奇地说好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
“没有。”格瑞将自己翘起的嘴角放了下来说。
  格瑞的花店里终于不像以前那么那么安静了。
 
     【为什么天气这么好呢?】
     【因为阳光已经来了啊!】

――――――――――――――――――――――――
             〖三〗
  金在格瑞的花店里当帮手已经一个多月了。
  格瑞不得不承认金虽然看起来傻但实际上非常聪明。
  格瑞的花店因为多了个金所以生意变得更好了。
  金用自己真诚的笑容和对于细节上敏锐的观察力而获得这一片人的信任。
  但今天可不是什么好日子连天空都是灰蒙蒙的。
“今天天气真不好。”金喃喃自语。
“金,今天我不带你出去了。你自己去吧。”格瑞放下手中的抹布说。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格瑞心情和今天的天空一样不好。
“好。”金知道格瑞今天心情不好,所以今天的金十分安静。
  在格瑞出去后,天空阴阴沉沉的。
  金觉得要下雨所以拿上一把雨伞然后把店门一锁就朝格瑞离去的方向跑去。
  金看到了格瑞但金知道现在的格瑞心情十分不好所以金没有打招呼只是静静地跟在格瑞身后。
  金跟着格瑞来到了森林附近。
‘格瑞,从来没有带自己来过这里呢。’
  金打量着这片森林。
  这片森林好像是从以前遗留下来的宝物。绿色的叶子将森林层层覆盖,没有一丝丝阳光穿透进去,显得森林安静得可怕。
  在森林中有一条由石板铺成的小路,将阴森的森林显得神秘无比。
  金随着格瑞踏上带有些许青苔的石板,穿过茂密的森林。
  格瑞走到了小路的尽头,静静地站在那里。
  金还以为格瑞发现他了,但金看着纹丝不动的格瑞意识到格瑞在想些什么。
  金歪了歪脑袋发现格瑞面前的是一块墓碑。看着墓碑的石料和整洁程度,可以知道在那里沉睡的人一定是立碑者的珍贵的人,但金看不清上面写得是什么。
“滴滴答答”开始下起了细密的小雨。
  金撑开伞,默默地走到格瑞身边,将格瑞也罩在雨伞里面。
  金这时看清了上面的字:
        〖格瑞之父━━XXX〗
        〖格瑞之母━━XXX〗
  格瑞静静地看着墓碑,而金没有打扰格瑞。
  两人就这么静静地站到雨中,不知过来多长时间,长到连月亮都出现了。
  金看了看朦朦胧胧的月色,觉得必须要做些什么。
  金将雨伞往格瑞那边递一递想让格瑞拿着雨伞,可是金看见格瑞没有丝毫反应时微微叹了口气。把雨伞放到地上,从自己的斗篷里拿出了一个东西。
  雨水因为没有了雨伞的阻拦顺着格瑞和金的头发滑落,然后滴在地上。
  悠扬的笛声绕开细细的雨珠升到漆黑而摸不透的深空里,和着云丝曼妙轻舞,如同天上人间的喧哗化作一片绚烂织锦,一幅无声的灵动画卷,一曲清新的玄妙天籁,但曲中微微的忧伤又让人琢磨不透。
  一曲终。
“什么曲子。”格瑞终于发出了声。
“悠魂曲。”金默默地回答。
  然后金做出了一个连自己都感到震惊的动作。
  金紧紧抱住了格瑞。
  金感受到了格瑞轻微的颤抖,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这个拥抱。
“格瑞……没事的……我…还在。”
“我……是你的朋友。”
“我一直……都在。”
  金模仿着自己姐姐安慰自己的动作,轻轻地顺着格瑞的后背。
“……金”格瑞回抱住了金,力度很大,仿佛是怕金消失。
“……谢谢”格瑞颤抖地说。
“……谢谢”

           【那一刻】
     【早已失去光辉的月亮】
     【抱住了他唯一的阳光】
 
                         ━━ TBC
――――――――――――――――――――――――
名词解析:
①[旅者]:一个神秘的……职业。任何人都可以成为旅者。
如果你是旅者,绝对不可以在一个星球上停留太多的时间。因为这是旅者必有的诅咒。
如果你是旅者,绝对不可以有家庭。因为你必须要抛下一切去探索着无尽的宇宙。
如果你想成为一个探索无尽宇宙的旅者的话,就请遵守以上两点。
成为旅者的你,无法退出。因为这是一个诅咒。一个充满诱惑的诅咒。

――――――――――――――――――――――――
作者的话:今天香草码了第一部分,当然格瑞章节还没有完哦(´-ω-`)。其他角色也会在后面慢慢出现的。
如果有人对于“旅者”的设定还有什么疑惑的话,就在评论区来问或者来私信我哦(´-ω-`)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