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喝的香草奶昔

不要叫我太太之类的我不是叫我香草
因为学习所有社交软件全部停用
学生党决定更新不定时。用手机码字
三分钟热度,近期沉迷于凹凸
吃bg bl gl 杂食向 但不吃瑞受
懒癌晚期患者,说不定几月一更。但现在在存稿。所以不要催了>:-<
本人作品如有抄袭,算我抄你的

《车车车》瑞金的车

这里是香草,因为之前说的要开车的具统计
香草我要开瑞金车和开新坑。
唔……一下是一些小小的提示
①正文比车还要长
②不好吃的肉
③人鱼金和人类国王瑞
④私设众多,ooc极其严重
⑤新手开车
如果可以
那么

  人鱼是会一直追随着自己一生的爱人。
  抱着这个想法的金毫无顾忌地逃离了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大海。
  金是鲛人和人鱼的混血儿,所以金不需要像其他人鱼那样得晒过一个月最亮的月亮才能有双腿。金只需要像其他鲛人在成年那一天褪一层鳞片就好了。
  金知道这次自己逃离家族是必然的,因为自从自己的所爱之人━━格瑞回到王城时,金就一直和自己的姐姐秋,自己的好友凯莉,紫堂还有嘉德罗斯在计划这次的出逃。
  再加上由于金是人鱼和鲛人的混血所以金不仅有男性的生殖器官在他的小腹里还有一个可供生殖的子宫,而且金的生殖率要比其他人鱼和鲛人都要高所以在今天的成人宴上家族要给金安排自己的对象。金才不像和一个素未相识的人结婚。
  金在海面上露出一个水淋淋的脑袋,看着刚升起的太阳。
  金感受着太阳暖洋洋的光辉,舒服地眯了眯眼。
  金游到岸边,慢慢地用双臂支持着身体让自己慢慢地坐到沙滩上,湛蓝色的鱼尾因为鱼尾刚接触到干燥的空气和沙滩有一点刺痛,但金知道自己必须忍耐再加上后面还有更疼的过程所以金没有叫出声。
  褪鳞的过程因为被提前所以要比任何时候都要痛苦,金用手捂住自己的嘴防止因为声音的泄露而被发现。
  当金的鳞片完全褪去时,金的脸色已经十分苍白,还有那能唱出世界上最美丽的歌曲的朱唇已经被咬出了一丝鲜血。
  金随手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在自己褪下的鳞片中不同的翻找。
  金在找自己的逆鳞,龙有逆鳞当然人鱼也有。
  金要把自己的逆鳞送给格瑞。在人鱼里如果把自己的逆鳞送给自己的爱人表示自己只会爱和陪伴这人一辈子。
  金找到了自己的逆鳞,是一个湛蓝色带有一丝丝海蓝色的鳞片。
  金缓缓地站起了身,但还没站稳就摔倒了。毕竟金是提前褪鳞再加上没有其他人的帮助。但由于金骨骼惊奇,没有多久金就可以站起来,走起来,跑起来。
  金走到一块礁石旁,用手在礁石的凹陷处摸索了一会然后用手拽出了一个防水的袋子。
  这个袋子是在几天前嘉德罗斯在巡视海域时偷偷藏起来给金的。
  金打开袋子,里面有一件普通的衣服,一张今天王城里舞会的通行证,一些在这个国家的金币还有一件按照金身材做的一件舞衣。
  金将舞衣拿出来用手轻轻地抚摸就如同抚摸着自己的爱人。
  金一直喜欢跳舞,而且金跳舞也是非常好看的。在多才多艺的人鱼一族中金的舞技也是数一数二的。
  金换上那套普通的衣服站起身来看向远处象征着王城的尖尖的塔顶眼神里透出了坚定。
  晚上,王城的城堡里灯火通明,但这不足以吸引在王座上的高傲而年仅二十的王的目光。
‘不知道金现在这么样了?’坐在王座上的银发国王心想。
  其实格瑞是不愿意举办这个舞会的,只不过是各种大臣拼命地建议,让格瑞有些头疼。
“格瑞陛下,这是小女……”格瑞看着又一个“推销”自己的女儿。
  其实喜欢格瑞的人多如牛毛,只不过是格瑞的心里面已经住进了一个金发蓝眼的美人鱼。
“叮铃铃”一阵铃声穿进了格瑞的耳朵,不是因为这铃声很奇特是因为这铃声很熟悉。
‘这是金舞衣上的铃声!他怎么会来这里!’格瑞惊奇地想。
  这是映入格瑞眼帘里的是格瑞熟悉的蓝色薄纱金边的舞衣。
  格瑞看向走向自己的人。
  金色的短发比格瑞头上的皇冠还要耀眼夺目。一双海蓝色的双眸透着炽热的爱意和温暖的柔情,这双眼睛就算格瑞死了都不会忘记━━这是自己所爱之人的眼睛。此人围上蓝色的薄纱可以微微看见薄纱下的容颜但却完美地遮住了。
  此人身穿蓝色薄纱金边舞裙,将此人的身材完美地展现出来,纤细的腰肢因为服装的原因而显露出来,仿佛一只手就可以牢牢握住,在腰带上别着一朵玫瑰,那是扣子。两只手腕上系着几个金色的铃铛,在纱裙下若隐若现的腿,十分修长圆润。单单是想想这双腿是如何缠上自己的腰上,都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兴奋起来。一双蓝色的舞鞋上是金色的花纹,在脚踝上也系着几个金色的铃铛。
  不止是格瑞,在场的任何人都为此着了迷。
  金现在只想着在自己面前的格瑞,那双充满着格瑞的眼睛是格瑞的最爱。
  金跳起了舞,金跳的是鲛人一族的求爱之舞。
  热情、欢快,这充满着爱意的舞蹈是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拒绝的。
  手腕,脚腕上的铃铛随着金的舞步纷纷作响。
  一曲终,金的右手伸向了格瑞做出了一个邀舞的动作。
  在场的每一个人包括格瑞都为此人的舞姿而着迷。
  但当在场的人看向,此人对格瑞做出的邀舞的动作都纷纷表示遗憾。
  因为格瑞在今天的舞会上没有接受任何一个的邀请。
  金的手没有放下。
  有几个大胆的小伙子向这位美丽的女子发出了邀请。
  但金没有理会,他的眼睛里只有格瑞。他的手就这样放着,仿佛是相信格瑞一定会接受一样。
  当格瑞回过神来,金的身边已经堆了一堆邀舞的人。
  格瑞无视着众多人惊奇的眼光快速地走向金的身前握住金的手往怀里带。
  在格瑞离开王座时,乐师们就十分有眼色地奏响了音乐。
  整个大厅都仿佛是这两人的舞台。
  在正中央处,两人忘我地起舞,所有人都为这两人空出了地方。
  此时的两人没有在意周围人的目光,他们只是在跳舞,跳着只有这两人才会的爱之舞。
  他们在舞蹈中互相倾诉着多天的思念以及在场的人都可以感受到的浓浓的爱意。
  一曲终,格瑞哪怕是在行礼时也用自己的一只手霸道地扣住那人的腰肢宣誓自己的主权。
  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知道了。
  这个来自异族的女子是他们未来唯一的王后。
  在行完礼后,格瑞抱起身旁的女子往外面跑去。
  所以人都没说什么,他们只是继续这这个早已知道结局的舞会。
  格瑞抱着金往花园跑去。
  到了花园的亭子里,格瑞轻轻地放下怀中的人。温柔的好像是怕怀中的人因为自己的粗鲁而碰坏。
  格瑞缓缓地摘下面前人儿的面纱。
  而对方也十分顺从地仰着头方便格瑞的动作。
  面纱下的是一张雌雄莫辨的脸。白湛的皮肤因为害羞透出了淡淡的粉色,一双蓝色的眼睛虽然有着少许的害羞但最多的还是爱意和思念,格瑞差点沉溺其中。淡粉色的嘴唇微微张开好像在邀请面前的人。
  “格瑞……我想你了……”金的声音很低因为他知道自己错了。
  格瑞在离开时告诫过自己不然自己上岸但自己实在是太想念格瑞了。
  回应金的是一个吻。

――――――――――――――――――――――――――――
在晚上的时候我会发出链接的,所以
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子卡肉了!!!!

评论(12)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