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受的香草奶昔

不要叫我太太之类的我不是叫我香草
因为学习所有社交软件全部停用
学生党决定更新不定时。用手机码字
三分钟热度,近期沉迷于凹凸
吃bg bl gl 杂食向 但不吃瑞受
懒癌晚期患者,说不定几月一更。但现在在存稿。所以不要催了>:-<
本人作品如有抄袭,算我抄你的

[凹凸世界乙女向]我家女友是猫妖

[凹凸世界乙女向]我家女友是猫妖
这里是香草,老规矩大家都知道。因为香草还是有点不舒服所以今天就不多说了。
本章会出现一些血腥现场如有不适请划过这一章。
那么
Let's go!!!


――――――――――――――――――――――――
          〖关于身份暴露〗
“圆圆,走了”格瑞坐在门口的台阶上一边绑鞋带一边对还在房内舔毛的圆圆说。
“喵~”来了,来了。
  格瑞绑好鞋带看着圆圆熟练地抓着自己的衣服快速地爬到自己的肩上卧好。
  格瑞摸了摸圆圆的头站起身感受着圆圆满意地蹭着自己的脸。
  虽然现在是十月但格瑞还是不嫌热。毕竟格瑞的体温是较低的。
“早上好啊!格瑞!圆子!”住在附近的金怀里小馨抱着朝格瑞和圆圆打招呼。
  至于格瑞为什么让金喊圆圆圆子,格瑞才不会告诉你自己是因为觉得金这样叫会让自己有一种自己的宝贝被分享的感觉。
“早上好。”“喵。”
  格瑞看着金怀里的小馨因为金的大嗓门而吵醒的样子,就摸了摸小馨的头表示安慰。
“呼呼呼~~”
  格瑞听着自己肩上的小猫因为不高兴而发出的警告声。
  格瑞赶紧摸了摸自家的猫主人直到它不会在发出警告的声音了。
  圆圆才不会告诉你自己之所以发出警告的声音是因为格瑞摸了别的动物,那怕那是自己的朋友也绝不允许在自己的人身上留下味道。
  格瑞,圆圆和小馨听着金说着自己的周围的事情。
  虽然有些吵闹但却不让人感到厌烦,这可能就是金的聪明吧。
  伴随着金的说话声他们终于到了学校。
“格瑞!来打一架吧!”嘉德罗斯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
“不打。”格瑞头都没回就回复道。
  然后格瑞就听见金和嘉德罗斯的拌嘴声看见远处正在各种互相伤害的安迷修和雷狮。
  格瑞和圆圆表示自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人界的生活真好!不像在妖界除了打架就是看石板。他们也是这么想的吧。’圆圆看着他们的互动感叹道。
‘不过大祭司在那时说的‘只要你们都得到了那个东西你们就可以回来了。’中的那个东西是什么?’圆圆思考着她们在离开时大祭司对她们说的话。
  格瑞在班级里依旧是装作一副认真听课的好学生,但自己的心思早扑在圆圆的身上了。
  不知道为什么格瑞他们都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他们都会在午饭后抱着或靠着自己的宠物在天台上睡一觉。
  格瑞喜欢坐在阴影处靠着墙壁怀里抱着圆圆小眯一会。
  嘉德罗斯喜欢躺在楼梯间的顶部晒太阳而小玉就乖乖卧在嘉德罗斯的旁边。
  金喜欢盘着腿坐在格瑞旁边靠着墙壁睡一会儿自己的腿上是蜷成一团的小馨。
  雷狮喜欢把外套铺在地上自己躺到上面而璃璃喜欢躺到雷狮的肚子上把尾巴放到雷狮的胸口上。
  卡米尔会靠着栏杆休息一会儿这时候的缨子会窝在卡米尔的怀里。
  安迷修将冷流召唤出来释放寒气来抵御太阳的热力然后找一个舒服的地方把苏苏放到自己的头上小惬一会。
  格瑞敢保证他们自从有了她们午休是必备的,而且每次都会十分舒服。
  但今天下午放学时就不是多安全了。
  在巷子中,格瑞看着围着自己周围的人就这样想然后把书包往自己身后藏了藏。
  其实格瑞不是怕自己的书包会被抢是因为里面有格瑞强行塞进书去的圆圆!
“格瑞,你是逃不掉的!”似乎是他们中的头头。
  其实如果他们这些人在格瑞平常时招惹格瑞的话,格瑞是一点都不担心的,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格瑞的烈斩因为下午和嘉德罗斯打架已经损坏了现在烈斩正在寒冰湖里修复而且自己绝对不能让圆圆受到伤害。
  可是再厉害的人也架不住人多啊!
  格瑞一个不注意书包中的圆圆就被对方的头头给拎了出来,而格瑞也因为短暂的停顿被抓住了双臂跪在了地上。
“哈哈哈!格瑞你也有今天!”头头拎着圆圆后颈的毛对格瑞嚣张地说。
“放了它,我随你处置。”格瑞仍用一种蔑视是眼神看着对方。
“给我打!”对方被这蔑视的眼神给激怒了。
  对方的手下可是锤击着格瑞,而格瑞为了圆圆的安全没有还手。
‘不要……放开他’
‘不要……不要……不要!’
“人类!你做好了死的准备了吗?”一个少女的声音传来过来。
“老大…快扔了那只死猫!”一个手下看着那人的手上。
“唔!”那人猛地看向自己手上的猫。
  他发现那只猫身上缠绕这一缕缕黑烟。
  那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大吼着
“啊啊啊!”
  这时那只猫已经被黑雾笼罩了起来,黑雾默默地变成了一个人的型状。
  就在黑雾已经成型时,一条紫色的鞭子扫了过来将抓住格瑞双臂的两人缠绕住狠狠地甩在墙上。从人与墙的缝隙中缓缓流出鲜血。
“啊!怪物啊!”那人转过头就往外面狂奔。
“本帝让你滚了吗?”
“啊啊啊啊!”
  那人还没跑几步就被一根紫色的鞭子穿过了胸口。
  鲜血顺着那人的尸体缓缓流出。
  所以人都被吓得动都不敢动,连忙跪地求饶。
“伤了本帝的人还想走!人类!你―太―天―真―了!”
  紫色的鞭子宛如同柔软的藤蔓一样慢慢地缠绕在那些包围着格瑞的人的脖子上。
  黑雾中伸出一只纤纤玉手,慢慢地握成拳。
  在这个过程中,格瑞看到这些人脖子上的鞭子也随着那只玉手的动作渐渐收紧。
  当鞭子就可以将那些人的脖子勒断时,格瑞突然站起身抱住那一团黑雾,用手慢慢摸着黑雾头部的地方,一边摸一边说:
“没事了――没事了,乖。松手。”
  黑雾完全消散,那只手也渐渐松开了。
  那些人已经因为氧气不足而昏迷了。
  小巷里十分安静,只有格瑞的说话声。
“好孩子――好孩子”
  当格瑞感觉到自己怀里的人已经平静下来时,格瑞慢慢地将双手收回。
  格瑞打量着面前的少女:
  一头黑色长发齐腰,在少女的头顶还有两只尖稍呈圆弧形的猫耳朵。细碎的刘海下是一双充满着不安的黄铜色眼睛。贝齿咬着粉红色的嘴唇。因为力度太大嘴唇是已经有着淡淡的血丝。在白湛而纤细的脖子上带着一个银色的铃铛,格瑞认得那是自己给圆圆买的。少女单薄的身躯只穿一条黑色的及膝纱裙。猫尾巴也因为不安而缠上少女的腰肢,显得腰肢格外纤细,感觉一握就能握住。少女的脚上是一双黑色的圆头皮鞋。
  两人都没有说话,小巷里只有两人的呼吸声和浓郁的血腥味。
“格瑞……你……也认为我是……怪物吗?”少女的声音颤颤巍巍,一点也没有刚刚的霸气和威严。
“我问你,你是那个一直和我生活的圆圆吗?”格瑞没有回答圆圆的问题。
“是啊!”圆圆想都没想就回答了格瑞的问题。
“那不就好了,走吧,我们回家。”格瑞从地上拿起自己的书包对在自己后面胡思乱想的少女说。
  格瑞见她没有动作便伸出手握住圆圆的手,把她慢慢拉出来小巷子。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圆圆。
  圆圆感受到了来自手上的温暖,下意识地跟着他走。
  她觉得格瑞把自己拉出的不仅是小巷还是充满着黑暗囚牢。
  她慢慢回握住格瑞,慢慢走到格瑞的身边。
  那一刻起,她感觉这可能就是父亲曾对自己说的“爱”吧。

――――――――――――――――――――――――
作者的话:本章中已经埋下了少量的疑惑当然我会在后面对大家进行解释,而且马上香草就要去上二课了所以以后在所有的社交软件都会消失一段时间,可能只能保证以后会更新,不能保证几天一更了.
所以非常抱歉。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