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受的香草奶昔

不要叫我太太之类的我不是叫我香草
因为学习所有社交软件全部停用
学生党决定更新不定时。用手机码字
三分钟热度,近期沉迷于凹凸
吃bg bl gl 杂食向 但不吃瑞受
懒癌晚期患者,说不定几月一更。但现在在存稿。所以不要催了>:-<
本人作品如有抄袭,算我抄你的

[凹凸世界]相隔深渊 正篇第三章

  嗨喽!这里是香草\^O^/,我来更新了,老规矩,前篇戳我头像。当然了,是因为我不会用链接啦(还有我很懒的)。还有就跟本文之前一样:本文全部瞎编乱造,不要相信!
  那么
Let's go!!!

――――――――――――――――――――――――
  早上六点
“叮铃铃!”床头柜上的闹钟响了。
“唔……唔”床上的一坨被子里探出了一条白湛的手臂很粗暴地把闹钟按了一下。
  过了两分钟后,从被子里露出了一个金色的脑袋慢慢是整个身子。
  金色的头发因为它的主人睡姿不好担心头发会打结而编成了麻花辫。一双蓝眼睛因为还没有清醒过来所以充满着茫然。吊带睡衣的带子因为睡姿不好一条带子滑过了肩头而微微露出了洁白的玉兔。
  就一这个姿势,金又发了三分钟的呆才慢悠悠地拿今天要穿的衣服去洗手间洗漱换装。
  二十分钟后,金从洗手间里出来。
  因为今天金要去和七创公司商谈合同所以一头金发被盘在了脑后显得人干净利落起来,一双蓝眼睛与先前的茫然完全不一样,这双眼睛里充满着信心。
  金身穿白色衬衫并在领口处用一条黑色丝带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在结上别上了绮罗公司商讨时必带的徽章;徽章是有着银色花边的墨绿色椭圆形玉石。玉石只有一个小鸡蛋的大小;在玉石里面有着用特别方法用金色花纹雕刻的玫瑰。在玫瑰下方是交叉的一把剑和一把枪。
  玫瑰即象征着:绮罗公司的主要商业也象征着对待对方的自信和勇气。当然有这个花纹的也只有高层。
  交叉的剑和枪象征着:如果你做了对绮罗公司任何不利的事,绮罗公司的全体成员会对你采取非友好手段。
  一身女式黑色西装把金凹凸有致的身材凸现出来。
  在左胸上别着一个长条行的金色身份牌。上面写着:
  绮罗公司总经理
           GOLD
  金打理好一切时,先去了一趟绮罗公司在中国的分部拿今天需要的资料然后才坐车去的七创公司。
  金在自己上衣的口袋里放好了摄像头和录音笔后,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门。
  会议室中间是一张圆形桌子,在桌子的对面有七个人,金都认识。
“好久不见,格瑞、嘉德罗斯、雷狮、安迷修、卡米尔。”
“凯莉,紫堂早上好啊!”
  格瑞他们看到金时确实被震惊了。
  当然金也有了小小的惊讶。
  这些年,他们都有了变化。
  格瑞变得更冷漠了,本来格瑞的发色和眸色都是象征着寒意的颜色。如果以前的格瑞是一块难以融化的冰块那现在格瑞就是无法融解的冰山。当然格瑞他会被融化的但那是只有金才能做到的事,当然金不知道。
  嘉德罗斯变得更成熟了,但以前的狂妄没有变化。如果以前的嘉德罗斯是一个一直都在喷发的火山的话,那现在的嘉德罗斯就是一个随时会喷发的活火山。当然嘉德罗斯也会被安抚但这只有金才会做到的事,当然金不知道。
  雷狮学会了收敛,但以前的霸气并没有因此被磨灭相反现在变得更加霸道。如果从前的雷狮是一个只知道放纵的皇子,那现在雷狮就是一个霸道无比的皇帝。当然在霸道的人都会有温柔的一面但这副样子只有金见过,当然金不知道。
  卡米尔比以前更加沉稳了,但他海蓝色的眼睛中的冷静只增不减。如果以前的卡米尔只是一个小小的军师,那么现在的卡米尔就是运筹帷幄,掌握着一切的“操纵者”。当然卡米尔也会有放下算计的去交谈但这种情况只有金才体会过,当然金不知道。
  安迷修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散发着温柔的气息,但金知道安迷修和以前有很大的变化。如果以前的安迷修是真正的为了他的公主而奉献出自己生命的骑士,那么现在的安迷修就是一个会跟随自己欲望走的魔王。当然当年的骑士还在但只有金才有这个机会,当然金不知道。
  他们刚想说什么的时候,被金打断了。
“唔,我知道你们有很多话要说但我现在的身份不是你们昔日的好友,是……”
“绮罗公司的总经理GOLD。”金指了指胸前的身份牌。
“那么,不知为什么GOLD小姐要带这个东西呢?”凯莉笑着对金说。
“这个啊……是因为我们公司有规定,只要是去谈生意都必须带着它。因为我们要在阳光下谈生意。”金指了指自己口袋上的小型摄像机。
  凯莉翻了个白眼。她才不信绮罗公司有多光明正大,进了前十的公司都跟各个领域有着联系,包括黑暗的那一面。
“那么,我们来商谈吧。”金露出职业性微笑对众人说。
  格瑞他们知道这是以前的金也知道现在的金已经不是当年的金了。
  于是他们就“开开心心”地谈了一个上午的会议。
“那么……我们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在这个项目上,七创公司只和绮罗公司合作。”金笑吟吟地对对面的七个人说。
  可以说这个会议不过是金还是格瑞他们都是有史以来最难办的会议。
‘没想到他们这些年来变得越来越厉害,看来不能和七创公司起正面冲突。’金在心里暗暗地想并默默地把七创公司放到首个“必须打好关系”的范围里。
‘金,这些年来变化可真大!’
  格瑞他们以前在凯莉那里听过金在绮罗公司上班,本以为最多可能是一个秘书。就算接到昨天的电话他们也只有一丝丝的动摇,但当他们看到金身上佩戴的徽章和身份牌时他们被狠狠地打了脸。
  在会议的前半部分时,格瑞他们还以为金可能是一个“职场菜鸟”,但到后面时他们才意识到金一直在布局。他们差点就掉入了陷阱里,他们改变了对金的看法,金才不是什么“职场菜鸟”。她可是一个和他们不分上下的
  “职场高手”!
  金按下摄像机和录音笔的开关,毫无形象地趴在桌子上说:
“累死我了!”
  格瑞他们看着金趴在桌子上的样子,心想
‘她还是她。’
“你们现在还真是厉害!竟然开了整整一个上午会议!这可是我开过的最长的会议了!”
“不过,你们是不是得尽一下地主之谊,去请我一顿午饭啊!”金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面前的七个人。
“……好啊”格瑞走过去像从前一样摸了摸金的头。
“真的?”金眼睛闪闪发光地看着格瑞。
“真的,小鬼。”雷狮撑着桌子看着金。
“耶!”金立马站了起来。
  现在的金那有刚刚的“职场高手”的样子,就像是以前一样和大家一起说说笑笑的金一样。但他们都知道金是从前的金但也不是从前的金了。
“Non-specific Non-sense  Ah non-style.........”
“对不起啊!我接个电话”金抱歉地对格瑞他们说。
  然后金不小心地按开了免提键。
“G!你吃午饭了吗!”电话对面传来了声音极大的女声。吓得金差点把手机甩了出去。
“还没有啦,椿。”金小心翼翼地说。
“还没有!你想不想要你的胃了!我不在你身边就不好好吃饭了!”
“打算去吃啦”
“那就好,生意谈的怎么样了?我记得我们公司的好多员工去谈这个生意都是无功而返。”
“你当我是谁啊,我可是GOLD如果连生意都谈不好的话,我的工资可就没来。”
“呵呵呵,好了不说了,等你吃完午饭在和BOSS在说这件事吧,我就只是提醒你去吃午饭啦。拜拜”
“拜拜”金把电话挂了。
“渣渣,她是谁。”嘉德罗斯问道。
“她是我秘书兼好友兼我的大学到现在的 超级‘好保姆’啦。”金笑着说。
“可是就算是好友也没必有在晚上十二点给你打电话吧。”卡米尔疑惑地说。
“那是因为我在大学里就有了胃病,只有不好好吃饭就会犯胃病。”
  金收拾着东西。
“她从大学到现在都在提醒我吃饭,也正是因为她我的胃病才很少犯。”
“你什么时候得的胃病?金”安迷修皱着眉头说。
“大学的那个时候,因为有时候在赶论文啊什么的,所以就没好好吃饭。所以才得了胃病。”金背对着他们说。
“金,我知道一家很好的饭店。要不我们去那里吃吧!”紫堂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好啊好啊!快带路,紫堂我快饿死了啦。”金催着紫堂。
“好好好……”紫堂无奈地说。
  至少到现在气氛是好的。

――――――――――――――――――――――――
作者的话:欢迎大家给我捉虫🐛啊!有什么对剧情什么的不明白的地方快来问我吧,我现在急需要要各种的建议,提议。
所以请毫不大意地用小红心,小蓝手,评论,建议砸死我吧!﹌O﹌
谢谢这位小天使的建议。 @楊恩1995

评论(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