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受的香草奶昔

不要叫我太太之类的我不是叫我香草
因为学习所有社交软件全部停用
学生党决定更新不定时。用手机码字
三分钟热度,近期沉迷于凹凸
吃bg bl gl 杂食向 但不吃瑞受
懒癌晚期患者,说不定几月一更。但现在在存稿。所以不要催了>:-<
本人作品如有抄袭,算我抄你的

[凹凸世界]相隔深渊 正篇第一章

  哈喽,这里是失踪人口香草,我知道上一章的小刀子让大家有点痛,但是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就是后面全程撒糖,全程玛丽苏哦,我要放飞自我。对了,本文中出现的名字全是自己瞎编乱造的,不要相信。当然好消息后就是坏消息了,坏消息是我的懒癌犯了,所以大家懂得

那么
Are you OK?
Let's go!!!!

――――――――――――――――――――――――
              五年后
“金,休息一下吧,你也忙了一天了。”
“我知道了,椿。”
  在办公室里传来了两个人的声音。
“咔哒”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了两位女性。
  一位拥有着金色的秀发,在走廊里的照明灯的灯光下就像阳光一样耀眼夺目。在零碎的刘海下是一双湛蓝的眸子,在那双眼睛里你能看见大海里深藏的闪闪星屑。一不留神就会被这双眼睛吸进去无法逃出。小巧挺拔的鼻子,樱桃般红润的小嘴;在淡棕色大衣下是白色高领毛衣和蓝色牛仔裤。一双带跟的黑色小皮鞋显得整个人高挑了许多。
  这就是金,是美国的绮罗公司担任总经理的GOLD。
  她傍边的是她的贴身秘书兼好友,潮田椿。
“椿,忙了一天了。今天和我一起吃饭吧!”金扭过头说。
“不了G,今天我男朋友要带我去吃饭。所以对不起。”椿带着抱歉的语气说。
“你们一个个的全都是有男朋友的人,就我一人没有。好伤心啊。”金故作伤心的说。
“追你的人这么多,谁叫你不找的啊。”
椿无奈地说。
“没办法啊,我姐姐一个也看不上。”金耸了耸肩说。
  椿翻了个白眼,快步走到金的旁边。
“明天见!G”椿坐在车上朝金挥手。
“明天见。”金朝着相反方向一边走一边挥手说。
  金回到家,感到与外界相反的温暖。满意地笑笑。
  金看到桌上放着与自己字迹完全不一样的纸条。
致我亲爱的妹妹:
  金,我和丹尼尔去度蜜月了,要几个月才能回来所以这阵子的饭只能你自己做了。要照顾好自己。
                             勿念
                   你亲爱的姐姐和姐夫
‘我的姐啊,那次饭不是我做的啊!’金叹了口气想。
‘又是自己一个人吃饭。’金一边吃饭一边想。
  她还记得在他们有女朋友后就一直是自己一个人在家吃饭。
‘不过至少现在想到他们是什么反应也没有了。’金的内心毫无波澜。
  金洗完澡擦完略湿的头发后坐在床上靠着枕头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继续修改着准备推出的花篮款式。
  绮罗公司是唯一的以花为主业,以化妆品、食品为副业的全球前五的公司。
  当金修改完已经一点了,金翻了翻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小瓶药,倒出两三粒配着水吃了进去。
  金躺下抱着身旁的和金一样大的海豚抱枕睡了过去。
  在那盏还未关掉的床头灯的灯光打在放在床头柜上的小药瓶。
  小药瓶上的标签上写着: 安眠药
  在金经历过那场车祸后,她患上了依赖性失眠症。
  所谓的依赖性失眠症是指只有特定的药物和东西可以让患者入睡,但多使用药物会对身体有很大的副作用。
  得这种病的一般是心里受过刺激或者是没有安全感的人。当然,金不知道这事。
  早上七点,金按时上班,一一回应这下属对自己说的早上好。
  只要是在这个公司待过几天的人都知道这句话:
  宁可惹总统,也绝对不可以惹GOLD。
  不是夸大事实,是事实就是如此。
  金也就是GOLD,大学毕业于克里斯蒂大学,那个以培养完美学生的大学,在那里如果你不拿到好的成绩的话是无法从那里毕业的。而金和她的团队以堪比完美的成绩毕业于那里。现在她在绮罗公司当总经理但身上的股份却是占40%。因为金想要一个闲职,所以她选择了一个总经理,但她的发言权是这个公司最大的。
  金的团队在其他前十的公司上班,虽然工作很忙但关系和大学时一样好。
  所以说如果你招惹了金,不管她生不生气你都会遭到各种打压。
“早上好啊!G”金回过头发现是椿。
“早上好!椿”金停下来等着后面的椿。
“椿,今天的安排是什么”金问来到自己身边的椿。
“董事长找你,你快去吧”椿对金说。
“那好,我现在就去。”金收拾东西。
  董事长的办公室
“您找我?”
“是的,GOLD。我们有一个项目需要和中国的七创公司商讨。所以GOLD我们决定派你去商讨。”
“…………什么时候?”
“明天,你现在回家收拾好行李,准备出发。这是机票。”
“期限”
“什么时候做完什么时候回来。”
“我知道了。”
“咔哒”的一声金把门关上了。
‘这不是任务,这只是给我的一个无限的假期啊!’金心里想。
  回到自己办公室
“怎么啦,G”椿从一堆文件中探出头。
“董事长让我去出差。”
“哎~~什么时候的飞机啊”
“明天早上八点的。”金看着机票说。
“那就没办法送你了。你自己路上要小心点哦。”椿抱住金说。
“我知道了,椿”金回抱着椿。
――――――――――――――――――――――――
“药得带上,唔……还有换洗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金已经养成了自言自语的习惯了。
‘早点睡吧,明天还要赶飞机呢。等下了飞机在和凯莉和紫堂联系……吧’金在睡着之前想着。
  金在到美国后就换了手机,连带手机号也换了;这五年她只和凯莉和紫堂联络,所以在国内只有凯莉和紫堂知道自己的电话号码。
  北京时间8点
  一位妙龄女子下了飞机,打开手机,翻到自己特别标注的那一栏里打给自己早已背得滚瓜烂熟的号码对接电话的人说:
“凯莉,我金回来了!”

――――――――――――――――――――――――作者的话:现在大家看到的是《相隔深渊》的正篇。这几天我一直在考虑着金五年后见格瑞他们的身份,结果在硬币的指引下我选择了这个身份。正如上面说的正篇里全面撒糖,但该有刀子的时候我会好不留情的插的。格瑞他们会在后面出现,当然时间看我心情。在正篇中,题目你们可以称为漫长的追妻之路,所以在标题上打的题目你们可以忽略了。
当然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还有你们的评论是我码字的动力。

 

评论(7)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