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受的香草奶昔

不要叫我太太之类的我不是叫我香草
因为学习所有社交软件全部停用
学生党决定更新不定时。用手机码字
三分钟热度,近期沉迷于凹凸
吃bg bl gl 杂食向 但不吃瑞受
懒癌晚期患者,说不定几月一更。但现在在存稿。所以不要催了>:-<
本人作品如有抄袭,算我抄你的

[凹凸世界]相隔深渊 第九章

  嗨,这里是香草^ω^我前几天在乙女文了逛了逛,差点忘了更文的事,哈哈哈哈你们不会怪我吧!那么说一下今天的文。恩~~
会有一点虐。所以…………

Let's go.

――――――――――――――――――――――――
  第二天六点左右,金就起来了。她看向旁边的格瑞他们,果然睡姿都不太好。格瑞和卡米尔是维二的睡姿好的,倒是嘉德罗斯,安迷修,雷狮是扭在一起睡的。嘉德罗斯头枕着雷狮的肚子脚蹬在安迷修的肚子上,看的金都感到难受。
  金收拾好后东西后准备走时回头用轻得只能看见嘴唇微微颤抖地说:
“永别了,我的爱人们。”
  然后金狠下心下了山。
  等格瑞他们醒后已经七八点了,他们看向旁边发现空无一人,只有他们所处的环境和身上的毯子还告诉他们昨天的事情是真的。
  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只是将毯子叠好,下了山。
  当他们来到断桥那边时,他们发现那条绳子还在。正当他们疑惑金是怎么离开这里时,卡米尔说出了今天的第一句话。
“k,用另一个金属爪勾通过这里的。”
说完还指了指头顶的树枝。
  果然,有一个什么东西被抓过的痕迹还在树枝上留着。
  最后一个是嘉德罗斯。
  当嘉德罗斯到达对面时,拽了拽麻绳结果,麻绳快速地往回收,嘉德罗斯下意识地松了手。当绳子完全地收回时,众人震惊地看着那个金属爪勾渐渐变回了金属圆球,由于没有了爪勾的支持,金属圆球慢慢地掉进了深渊……
  嘉德罗斯还保持着手张开的动作。
  在路上,雷狮说:“你们有没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卡米尔回答说:“是的,大哥。而且在那个金属球掉下去的瞬间那种预感变得更不好了。”
“恶党,我同意你的说法。”
  格瑞和嘉德罗斯点了点头表示同样。
  当他们下了山回到酒店时发现众人还没走,他们在等自己,他们里没有金。
  他们回去换了一身衣服收拾好行李准备回去。
  当他们女朋友在车上不停地说“你怎么能晚上登山啊”什么的。
  格瑞头一次觉得金比“她”要安静。
  雷狮头一次觉得“她”是这么的令人厌烦。
  嘉德罗斯头一次觉得“她”身上的香水味这么重。
  卡米尔头一次想远离“她”。
  安迷修头一次没有回应“她”的话。
  当格瑞下车后签旅游要登记的单子时,他看向了向导的那一行,结果
“喂!你们快过来看!”格瑞用少有的惊慌的声音说。
  雷狮他们凑了过来,他们看到了向导那一行写的是━━━━━金。
  他们终于意识到了
  这几天下来,和他们一起相处的k是他们昔日的好友金!
“也就是说……金是……女孩子”安迷修用颤抖的声音说出这句话。
“格瑞!你不是金的竹马吗!难道你不知道?”嘉德罗斯对格瑞喊到。
  一众看向了格瑞,格瑞也是一脸震惊。
  “怪不得,金总是不和我们去游泳去泡温泉。”卡米尔说。
“还不快去找金啊”雷狮一边对还在震惊的人说一边打电话。
  众人才回过神来,开始各种打听消息,打电话尝试去结果得到的答案都是金不知道在哪里。
“去金家里”格瑞把行李扔给“她”然后跑出去打车。
  其余人听到后,都效仿格瑞的做法。
  当一行人来到金家门口时,格瑞下意识地掏口袋才发现没有带金家的钥匙。
‘好像自从我有了女朋友后,就在也没有来这里了’格瑞想。
  尽管格瑞没带钥匙但格瑞知道金总会把钥匙放在花盆里。
  你看,果然在这里。
  但格瑞把钥匙插进钥匙孔时却发现自己的手心里出了淡淡的一层汗。
  格瑞缓缓地打开门,房间里没有一人。     
  卡米尔用手摸了一下茶几说:“有一层淡淡的灰尘。”这也就证明了金就是……k
卡米尔没有把后面这句说出来。
  众人来到金的房间发现金什么也没有带走。
  嘉德罗斯一下子就注意到了金桌子上那个扣了下来的相框,他缓缓地把相框直立起来,映入众人眼帘的是金的笑脸,像阳光一样。
  他们认得这张照片,这是他们初中毕业的照片。
  金的右臂揽着格瑞笑得十分灿烂,格瑞在镜头中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金左手搂的是卡米尔,镜头中的卡米尔与平常无异只不过他的耳尖有点红。金上面的是嘉德罗斯他用手臂搂着金的脖子然后把头放在金的肩膀上虽然和平常的笑一样狂妄但却多了几分真挚。雷狮和安迷修分别站在嘉德罗斯的坐边和右边。
  雷狮和安迷修还记得他们那是还在争金旁边的位子却没想到落了个最边上的位子。
  就在他们在回忆过去时,格瑞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格瑞马上拿起手机发现不是他发小是凯莉。
  但格瑞还是接了电话,格瑞还没说什么就被凯莉生气的声音给打断了。
“你们怎么回事啊!怎么打了这么次都是正在通话中啊!”
“怎么了,凯莉”格瑞微微皱起了眉头。
“还怎么了!赶快来市医院!金出事了啊!”凯莉说完就挂了电话。
“什么!”格瑞刚想追问,凯莉就挂断了电话。
  格瑞用最快的速度冲出了门并甩了一句
“快!金出事了!”
  其余人一听先愣了一下紧接着就跟格瑞一样冲出了房门。
  他们可是用了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医院,但等待他们的是凯莉,紫堂幻的沉默和还在显示这手术中的红灯。
  就在众人焦急的等待时,格瑞的一声
“秋姐”唤回了众人的思绪。
  那名为秋的女人有着和金相同的金发和冰蓝色的眸子,眸里仿佛有无数的利刃,锋利的像能划破一切甲胄。穿着抹胸露肚脐的上衣,白色的短裤。真是一位霸气外露的女人。
“格瑞,你还记得我出国前说的话吗?”
秋用一种冷漠的声音说。
“记得,秋姐”格瑞低着头说。秋姐在离开时千叮咛万嘱咐得要把金照顾好,可自己把人照顾到手术室里。
“记得就好,这次来原本是想给金一个惊喜的,没想到你们会给我这么大的‘惊喜’啊。”
‘看来是一定要接走金啊’格瑞他们心里想。
“你们是凯莉和紫堂幻吧!”秋用温柔的声音对凯莉和紫堂幻说。
“是的”“是……是的!”
“感谢你们这十几年来对金的照顾,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请给我打电话。”秋递给她们两张名片。
“谢谢”“谢……谢谢”
“这次我会带走我妹妹,你们会为你们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
  就在这时,金被推了出来。
  金色的头发散在枕头边,苍白的皮肤没有一丝生气,紧闭的双眼好像在也睁不开了。
“你们作为家属的是怎么回事,这个女孩子要不是及时送过来可能就要死了。我建议转到更好的医院接受治疗。谁是病人的家属跟我来一下。”医生说完就走。
  秋赶紧跟了过去。
  凯莉看着他们说:“你们给我去天台,我告诉你们一切!”最后两个字可以说是咬出来的。
  天台上
“凯莉,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金是━━女孩子”卡米尔问。
“是的,在初中时,金告诉我和紫堂幻的。”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格瑞说。
“那是因为金说不告诉你们的!”凯莉对他们吼出来。
“而且你们有什么资格怪我!你们跟金在一起这么多年为什么你们没有把金认出来是女孩子而且你们也是刚知道金是女孩子的吧!”
  格瑞他们什么也没说,因为事实就是这样的。
“我之所以让金去当向导是因为我要让金看到你们和她们之间的互动,让她的忘了你们!你们知不知道当金听到你们高二的告白时她是有多高兴!”凯莉说话的声音带上了哭腔。
“你们……还记得那晚的事吗?”一直不说话的紫堂出了声。
“那晚?”安迷修的声音有点打颤。
“看来你们是不记得了,就是高考前一周的晚会。”
“发生什么事了……那晚”雷狮说。他记得那晚他们喝醉了结果第二天金就给他们发了分手短信。
“……那晚……你们喝醉了就只有我,凯莉,金还是清醒的。那时……金问你们‘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吗?’结果……”紫堂幻还没说完就被凯莉打断了。
“结果你们说:‘不会,因为你们不是gay你们是不可能的。’!”
“金听后就像疯了一样冲出了出去!要不是我和紫堂一直在她后面跟着她早就出事了!”凯莉深吸一口气接着说他们从来都不知道的事情。
“金哭了整整一晚,哭的连话也说不出来了。后面的几天里因为放假我们一直陪在金的身边。好不容易金回复了一点,可你们又有女朋友的消息让金彻底放弃了在这里生活的想法,在她听到这个消息后她直接给秋小姐打电话说要离开这里。”紫堂叹了口气看向已经呆滞的他们然后扶起已经坐在地上哭泣的凯莉静悄悄地离开了。
  也就是说金这个样子是被他们害的。
  天台上站着五位男子,气氛静得可怕。

【金,能听到我说话吗?】
〖怎么了?〗
【金,别怕。我一直会陪着你的,因为我们是一体的,我是为了保护你而存在的,所以金相信我,我永远在这里陪你。】
〖谢谢你,我的半生……银。〗

――――――――――――――――――――――――
作者的话:前续完结了,这一章我写的可是心都碎了,但放心我绝对是亲妈。所以在正文里我会拼命撒糖的,所以在这里先跟大家说再见了。
拜拜。
 

评论(1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