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受的香草奶昔

不要叫我太太之类的我不是叫我香草
因为学习所有社交软件全部停用
学生党决定更新不定时。用手机码字
三分钟热度,近期沉迷于凹凸
吃bg bl gl 杂食向 但不吃瑞受
懒癌晚期患者,说不定几月一更。但现在在存稿。所以不要催了>:-<
本人作品如有抄袭,算我抄你的

[凹凸世界]相隔深渊 第八章

  哈喽,这里是香草,老规矩戳我头像哦
今天是前序中最后一点糖,所以我要甜死你们::>_.
还有文中的一些景物描写是我从网上来的,所以非常抱歉~T_T~
在本文中金与“他”的对话框是〖……〗
“他”与金的对话框是【……】
那么
话不多说
Let's go!!!

---------------------------
  雨如万条银丝从天上飘下来,屋檐落下一排排水滴,像美丽的珠帘。
  金想触碰这美丽的珠帘,但一伸手却触碰到透明的玻璃。
  雨珠贴着玻璃缓缓地落下,像是分别的恋人在做最后一次的触摸,缓缓地、慢慢地充满了留恋,就像金心中的感情。
“真是太可惜了,下午竟然下雨,所以请大家待在酒店里避雨吧。下午的爬山计划取消。但根据可靠消息,雨会在晚上前停所以流星雨还是可以看到的,当然你们可以去楼顶看,我已经打过招呼了。”金对伤心的众人说。
  当金看到已经没什么异常的格瑞时,金悬起的心放了下来。
  当金看到众人心情平复下来了,也就悄悄地退了场。
  正当金把登山装备穿好后,握上后门的把手时。
“k,你在干什么啊”雷狮懒散的声音传来过来。
  金马上回过头,才发现不止是雷狮还有卡米尔、安迷修、嘉德罗斯和最不该来的格瑞。
  而且看他们身上穿的衣服就知道他们已经准备好爬山了。
  金眉头一皱说:“你们来这里干什么?尤其是你格瑞,你的感冒还没好全。赶快回去。”
“如果不呢?”雷狮挑了挑眉说。
“我的感冒已经好了。”格瑞然后补充道
“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
“渣渣,你凭什么管我。”嘉德罗斯用轻蔑的语气说。
“k我来保护你”这是安迷修。
  卡米尔什么也没说,只是将自己的红围巾往上提了提。
  但金明白这些人的意思,他们要跟着自己爬山。
“你们女朋友知道吗?”金拿他们女朋友来劝他们。
  结果,他们统一点了点头。
  金很疑惑,按照从前她们应该是会跟着他们来的呀。
  但金没时间思考这么多了,因为情人峡本来就高再加上下雨天道路湿滑还有自己身上背的东西。能不能在天黑之前爬到山顶都是个问题。
“那就赶快!没时间了!”金没理他们转头就把门打开走了出去。
  他们看到金没有阻止他们,都急急忙忙地跟了上去。
“情人峡非常高再加上下雨天原本不好走的山路变得更加难走,所以如果出来什么问题就大声喊。”金走到前面对后面跟的人说。
“还有你,格瑞。我不知道你的感冒真的”好了没,但你给我把衣服穿好,如果要是在感冒我就管不了你了”金转过身走到格瑞面前一边说一边把格瑞衣服拉链拉倒头并把衣服上自带的帽子扣到他摸发胶头上。
  格瑞被金熟练的动作能得一怔一怔的。
  “k,你为什么要背这么大的包,要不我来吧!”安迷修出声问道。
“没事”金回答道。
  确实金背的包大的过了头。竟然有半个人那么大。
“喂,渣渣你在里面装的是什么。”嘉德罗斯接着问。
“一些需要的东西,只不过有点多。”金耐心地回答了嘉德罗斯的问题。
  但很快他们就遇到了问题。
  通往山上唯一的桥断了。
“k,我们该怎么办?”安迷修看向金问道。
  金没有回答只是把包放到地上不停地翻找。
  没过多久金开心地说:“找到了”
  他们看向金手中的东西。
“喂,小丫头你确定你找了这么久找的就是这个金属球?”雷狮无语地看向了金。
“千万不要小瞧它哦。”金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金手上的是一个有金手这么大的银色金属圆球,在圆球的一端是一根很长很粗的麻绳。
  在众人疑惑的表情,金用力拽了一下麻绳。于是神奇的一幕展现了:
  那个金属圆球竟然在几秒之内变成了金属爪勾。
“我说过,不要小瞧它。”金看着众人震惊的表情说。
  然后金让他们离她远一点因为她接下来的动作:
  金右手抓住离金属爪勾一段距离的麻绳上,金将另一只手上绕上一段麻绳。然后金将有金属爪勾的那节麻绳晃起来,越来越快直到那麻绳晃成了圆圈,接着利用惯性将金属爪勾狠狠地扔到离他们不远的一根粗壮的树枝上,最后金用力地拽了拽麻绳直到确认树枝不会断掉。金才回头看她身后的众人。
“明白我的意思了吗?”金笑着看他们吃惊的表情。
  他们都只能点点头表示理解。
  然后金把手中的绳子给离自己较近的雷狮手中。
  雷狮见金把绳子给他下意识地接,但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看到的是什么时想要问个清楚时。
“如果还有什么问题等到了对面在路上问,现在在赶时间。”金打断雷狮打算说的话。
  雷狮抓住绳子顺势荡到离这里五六米的对面。
  当雷狮到达对面后再把绳子荡了回来。
  下一个是嘉德罗斯。
  最后一个是金。
  当金到了对面后把绳子拴在桥桩子上正打算解释自己的作为时。
“是为了回去,对吧”卡米尔对金解释说。
  金点了点头示意正确。
  在后面的路上,雷狮、安迷修、卡米尔、嘉德罗斯还有一向话不多的格瑞也纷纷提成了自己的问题,金也一一做了回答。
‘这是最后一次看到他们和自己这么愉快的相处了’金心里有点遗憾。
  走了不知多久雨停了。
  他们决定休息一会,但金说:“但最多休息十分钟。要不然我们就看不到最美丽的景象了。”
  在这十分钟里大家都在休息但会安静吗
答案是不会。因为安迷修和雷狮又吵起来了。嘉德罗斯又在试图和格瑞约架。
‘要是能一直这样就好了。’金心里想
  雨水停了,森林万物都被洗刷一新.树影婆娑有如待嫁的新娘,松针挂上了晶亮的水钻;清泉从山涧中直流而下,地上的细草滚动着无数的水的珍珠。美丽无比。
  休息十分钟后,大家继续向前走,因为雨停后没有雨水遮挡视线所以会好走一点,但即使是这样山路的湿滑还是不能小瞧的。
  到达山顶后,他们才知道为什么金说会赶不上最美的风景。
  现在这个时间正好是太阳快沉没时的模样:
  正当太阳快沉没的时候,它又射出了更加绚丽的色彩,天空中的色彩快速变幻。时而红,时而淡蓝中夹杂着紫色;时而又在红色中有着蓝金两色,太阳已经完全下沉,可天空中的余晖仍未散去。
  他们被着神奇壮观的景象吸引住了,要不是金把包放在地上时的声音把他们从着美丽的景象中牵拉出来,他们可能得到很久以后才能回过神来。
“这就是你让我们看到的在这时最美丽的景象,是吗”卡米尔望着金。
“是啊!美的不可一世。”金摆弄着手中的相机。
“你把它们拍下来了没有。”安迷修问。
“没有哦,因为美丽的景色是用相机拍摄不到的。越美丽的东西越快消逝,所以得用这里来记哦。”金指了指自己的左胸口。
  当格瑞看到接下来金拿的东西时,他们终于知道了为什么金的包得这么大。
  几个三脚架,和几个相机
“渣渣,你这是要拍流星雨吗?”嘉德罗斯问。
“是啊,不过是给我姐夫拍的,我姐夫是一个天文爱好者。他听我姐说我要来这里时,就拜托我帮他拍摄流星雨。”金把手中的三脚架固定好。
“得要多长时间”格瑞出声问。
“一个晚上。”金无奈地笑笑。
“也就是说,你得在这里呆一晚上?”安迷修皱着眉头说。
“嗯哼”金耸耸肩。
“放心,我有装备不怕。”
  结果就变成这样了:
  六人坐在毛毯上陪着金。
  金劝他们了,可他们执意要留下。金没办法就分给了他们两条毯子。
“呼呼~~~~~~”金扭头一看,没想到这五个男人睡得这么快。
“唉”金叹了口气。
‘没办法,赶了这么久的路一定累坏了,算了毛毯送给他们了。’
‘这是最后一次这么仔细地看他们了’
  金抬起了头。
  这时流星雨来了,金看着天空中的流星就像是一个个调皮的孩子窜出了校门奋力奔向属于他们的天空。
‘如果对流星许愿能实现的话,那么请让我身旁的这五个人平平安安的就好了。’
金闭上眼睛在心里默默地说。
【他们那天晚上这么对你,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关心他们!】
〖最后一次!就这么最后一次了!〗
  金以为明天她与他们的线就断了,断得干干净净但没想到从明天的那件事后他们非但没有断,还越来越紧密。

――――――――――――――――――――――――
作者的话:哟!今天给大家一个问题那就是“他”是谁。如果有答案的小伙伴请私聊我哦(´-ω-`)。还有就是从下一章开始信息量就会大了,还包括前面提到的“那件事”也会在后面解释清楚的,所以大家拜拜!(你们谁也不会想到我会半夜更文的‵└(^O^)┘)

评论(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