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喝的香草奶昔

不要叫我太太之类的我不是叫我香草
因为学习所有社交软件全部停用
学生党决定更新不定时。用手机码字
三分钟热度,近期沉迷于凹凸
吃bg bl gl 杂食向 但不吃瑞受
懒癌晚期患者,说不定几月一更。但现在在存稿。所以不要催了>:-<
本人作品如有抄袭,算我抄你的

[凹凸世界]相隔深渊 第七章

  哈喽,这里是香草*^o^*,今天的事件是与格瑞有关哦(´-ω-`)(我觉得我会写崩)。当然前篇戳我头像。对了,在本文中,金的自理能力超强(不然怎么是人妻呢y∩__∩y)同时众攻们的自理能力与金成反比哦(´-ω-`),对了各位看文的小天使呢,请戳我头像,看一下我的简介。我以后就会那么更文了,因为我想修仙啊-O-
话不多说
Let's go!!!

――――――――――――――――――――――――
DAY FOUR
“今天是最后一天喽,因为我已经带你们去了所以地方了,所以今天上午大家就自己探索吧!对了你们千万别忘了今天你们的午饭就得自己去找了还有别忘了在六点在这里集合。我们要去爬山,所以你们要准备好东西哦。”金心不在焉地说。
  就在说完解散的同时,金就往酒店跑。
  不是她没带东西,是因为
  她在集合时没见到格瑞!
‘所以我该怎么办’金站在格瑞房间的门前。
‘我该以什么身份见他。’金犹豫了。
‘但我必须得进去!’金下定了决心。
“噔噔噔”的敲门声在安静的走廊里显得十分突兀。
  伴随着敲门声一个小心翼翼的女声说
“那个……格先生。您在吗?”
  没有回应。
‘这是怎么啦?怎么没有回应?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金不安地想。
‘不行,我必须进去。’
  金又敲了敲门。
“格先生,我进来喽”金小心翼翼地推开门。
  房间里有点黑。
  因为格瑞不喜欢朝阳的房间,所以金特意把格瑞安排到这个避光的房间。
  金明显看到在床上躺着的格瑞。
  金下意识要去开灯,但一想到格瑞可能会不适应所以没有开强光灯而是开了淡黄色的护眼灯。
  灯一开,房间马上亮了起来。
  金看向躺在床上的格瑞,轻轻地踮起脚尖走到格瑞床边。
  因为格瑞摘掉了发带而且还没有抹发胶所以像月光的长发散在枕头上,额头上还冒着冷汗;白得快透明的脸上有着不自然的红晕。眉头紧皱,像玛瑙的紫色眼睛紧闭着。仿佛好像在忍受着什么。
‘这个笨蛋,肯定是昨天晚上淋了雨了,不然怎么会感冒发烧。真是的,不知道自己一淋雨就会发烧啊!’
‘亏他每天叫我笨蛋,明明自己就是个大笨蛋。’金赌气地想。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手下的动作却十分麻利:
  为了让格瑞醒来就能喝上水,金先在床头柜上放了一杯温凉开,然后搬了一个板凳又去房间自带的卫生间去打了一盆凉水,顺便带了一条毛巾。先将毛巾用凉水浸湿,准备搭在格瑞额头上时看到格瑞紧皱的眉头。用手将那眉头抚平。
  但就在金的手离开时,格瑞的眼睛睁开了。
  吓得金手一震,但当她看到格瑞的眼睛不像往常那样充满冷静时,她想起来格瑞的睡眠其实是很浅的,哪怕是在生病中。
“……金?”沙哑细微的声音就像在沙漠中旅行的旅人几天没有喝水的样子。
“先喝口水吧。”金把手收回来去,然后把在床头柜上已经放好的凉白开递给格瑞。
  格瑞看着金,仿佛是确认了一下。然后缓缓地接过水,坐了起来喝了下去。
  格瑞喝得很快,仿佛真的是几天没喝水的人。
  金看完格瑞喝完水,接过递给自己的玻璃杯。然后轻轻地把格瑞按在床上。
  金之所以这么大胆是因为她知道只要格瑞感冒了,格瑞是很听自己的话的。
  果然,格瑞很听话地躺回床上。任由金把湿毛巾搭在自己的额头上。
  金看着这么听话的格瑞很满意。
“格瑞,我去给你买药。你就再睡一会吧。”金直起身子,准备出门。
“pong”金把门关上,跑下楼。
  金知道格瑞只要吃过药和饭后,很快就会好,至少下午是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了。
  金是格瑞的发小,自从姐姐走后,一直是自己照顾格瑞,自然要比任何人了解格瑞的身体状况。
‘知道格瑞一淋雨就会感冒发烧’
‘知道格瑞只要在感冒后吃完药和白粥后就会很快回复。’
  金一想到格瑞的这些小秘密在也不会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后心里就十分苦涩,比艾比请自己喝的苦瓜奶茶还要苦。
  金跑到酒店下的小饭店请求借用一下厨房做粥。
  在做粥的过程中,金一想到这是最后一次给格瑞做饭,照顾他。以后会有另一个人代替自己照顾格瑞,格瑞做白粥。金身体就会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眼泪就不听话地流出来。连粥都都煮糊了。
  把粥盛在自己的饭盒里,往里面散了半勺白砂糖。动作熟练到仿佛就像做这个动作千千万万遍了。
  金推开格瑞的房门,看到格瑞乖乖地躺在床上。心里非常满意。
  金知道在生病时的格瑞比平常还要讨厌吵闹。
  所以金轻轻地把买好的感冒药和饭盒放在桌子上。然后在刚才格瑞喝过的玻璃杯
装满了水。把格瑞扶起来,并在他身后放上一个软垫子。再把玻璃杯和药放在格瑞的手上就站起身收拾水盆和其他东西。
  等金收拾好后,格瑞已经吃完了药。
  金把饭盒打开,挖了一勺白粥放在嘴边吹了吹,在放到格瑞的嘴边。
  格瑞见到金的动作怔了一下,但还是乖乖张开嘴把粥喝了下去。
  在格瑞喝了一口后,仿佛意识到什么,张大眼睛看向金。金什么也没有说,这是重复特意的动作。
  就这样,格瑞乖乖地喝完了一饭盒的粥。
  金看着空掉的饭盒,把心放了下来。
“那么,格瑞,我先走了,好好休息。拜拜!”金收拾好饭盒,站起身准备走时。
“谢谢”格瑞的声音还有点沙哑。
“不用谢,如果要谢我的话,就好好休息。”金走到门边,一边开门一边说。在离开时还给格瑞一个大大的笑容。
  金走在回房间的路上,眼泪在眼睛里直打转。
‘不要对我谢谢啊,格瑞。’
‘因为你是格瑞,所以不要对我说谢谢啊………………”

――――――――――――――――――――――――
格瑞视角:
  真是糟糕透了,不过是昨天淋了雨就感冒了。真是差劲死了!
“噔噔噔”我听见了敲门声。
‘谁啊’我想说却因为嗓子太哑说不出来。
“那个……格先生。您在吗?”这是谁的声音,好像是个女孩子的声音。
‘她怎么来了?’我想。
“格先生,我进来喽”我听见了她的声音和小心推开门的声音。
  她打开了灯,是护眼的淡黄色的灯。
‘意外的会照顾人呢’我心里想。
  我能听见她垫脚走过来的声音、倒水的声音还有搬椅子的声音。
  这熟悉的步骤好像“金”。
  突然,一双微凉的手抚平了我不知什么时候皱起的眉头。
  我努力睁开了眼,因为我太久没有睁眼而且又因为发烧看东西十分模糊,只能看到一个轮廓。隐隐约约我看到了:
  如同阳光的金发是我一辈子不会忘记的,湛蓝的眼睛充满了不满但更多的是关心和焦急;这双眼睛我只在一个人身上看到过,那就是━━━━“金”
  我下意识地喊“……金”尽管我的声音沙哑细微但我认为眼前的人一定能听得到。
  她把手收回去,我才意识到那好像不是“金”。
  她把一杯水递给了我,我看了眼前的人。
‘果然不是“金”。’
  我的心里有些失落。
  我接过她的水,想也没想地就往嘴里灌。
‘是温水。’
  我被她按回床上。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要这么听她的话,但我却下意识地顺从着她,就好像是……很久以前就是如此了。
  她往我额头上搭了一条湿毛巾。然后对我说:“格瑞,我去给你买药。你就再睡一会吧。”
  然后“pong”的一声,把门关住了。
  我躺在床上回想着k的动作。太像了……
太像“金”照顾自己的动作而且仿佛做了千千万万遍。
  结果我又睡了过去,可能是她临走时的话吧。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听到“咔嚓”一声。门开了。
  我睁开眼睛。果然k回来了,手里拿着药和……一个饭盒。
  她的动作很轻,好像是知道我不喜欢吵闹。
  她把我扶起来时,我注意到了她的眼角,有点红,好像哭过一样。
  当她挖了一勺粥放到嘴边吹了吹后,在放到我嘴边时;我怔了一下,因为她的动作和“金”重合了。
‘我应该可以相信她吧’我想着并张开嘴把粥喝了下去。
  这个味道我太熟悉了,这简直就是“金”做的味道。
  我张大眼睛看向眼前的k。
  但她什么也没说,只是重复着动作。
  而我也下意识地重复。
  就这样,我喝完了全部的粥。
  我看到眼前的少女仿佛放松了下来。
  当她走时,我突然想起来没有道谢。
“谢谢”我听到我是这么说的。
  她走到门口说:“不用谢,如果要谢我的话,就好好休息。”
  在她走时,“金”和她的动作重合了。不仅是说的话还是走时的笑容,都和
“金”一模一样。
‘格瑞你要知道,她绝对不可能是“金”啊!’
〔金永远不可能是女孩子啊〕

――――――――――――――――――――――――
作者的话:哈喽,各位。我给大家一个小小的提示。下一章是甜的哦(´-ω-`),但甜晚后是小刀子哦。放心啦,不会很虐的。
呵呵呵。那么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还有评论是我码字的动力。
拜拜⊙ω⊙

评论(8)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