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受的香草奶昔

不要叫我太太之类的我不是叫我香草
因为学习所有社交软件全部停用
学生党决定更新不定时。用手机码字
三分钟热度,近期沉迷于凹凸
吃bg bl gl 杂食向 但不吃瑞受
懒癌晚期患者,说不定几月一更。但现在在存稿。所以不要催了>:-<
本人作品如有抄袭,算我抄你的

[凹凸世界]相隔深渊 第六章

嗨,好久不见,这里是香草^o^,我现在已经两天一更喽,当然我发现我的文太ooc了但我同样也发现我根本控制不住我自己,所以我可能………………会一直ooc下去(大概)。好了,我的杂话已经说完了,那么今天我们的主角是嘉德罗斯哦(´-ω-`)
喜欢小正太的人你们有福利了哦(大概)
突然忘了告诉大家:金他们都已经18喽,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我可不想让金“起步三年,最高死刑”啊。所以………………
好了,话不多说
Let's go!!!

---------------------------
DAY three
“早上好啊!各位,不知新房间睡的怎么样啊。今天我们早上就要回去了,再告诉各位姑娘,离你们的‘誓言之日’还有今天一天和明天的早上。所以大家耐下心来等待吧!”金又顶着那副金丝眼镜对大家说道。
坐到了车上,金松下一口气。因为昨天晚上和雷狮在酒吧玩得很晚。差不多到三四点才把雷狮劝了回来所以自己才睡了三四个小时,这可比在高考那时要睡得少。
‘下次在也不和雷狮去酒吧了。’金心里想。但突然一想自己以后再也见不到雷狮他们。心里又有点苦涩。
  就快要见到周公的时候,突然听到
“喂,女人。我要坐到这里。”
  金哪怕快睡着了也认得这个声音,这可是那个心智像个9岁孩子的嘉德罗斯啊。
  但金现在实在是太困了以至于她对嘉德罗斯的回答只有胡乱地点点头了。
  当金闻到来自嘉德罗斯的熟悉的橘子味道靠近自己时,金心里明显舒坦了。
  但金后面就什么东西也不想了,因为她已经靠着车窗找周公下棋去喽。
  突然金觉得自己坠入一个充满橘子味的怀抱,但这熟悉的味道使金没有醒来相反还蹭了蹭这个拥有橘子味怀抱的人。
  但这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车突然颠了一下。金一下子就撞在前面的板子上,“bong!”的一声,金被痛醒了。
  金又听到“噗”的一声。
  金立马回头看是谁在笑,才发现是自己身旁的人在笑,尽管他脸上没有露出来但金看到了嘉德罗斯轻微耸动的肩头。
  金知道自己斗不过他,所以只好瞪了嘉德罗斯一眼,便转过头看向窗外。
 

――――――――30分钟后―――――――――――
“欢迎来到今天我们的参观地点━━━
动物园。我想大家之前肯定去过,但这可不是一般的动物园哦。这给动物园是24小时开放。你们知道这意味这什么吗?”金卖关子的问道。
  当金看到众人表示不解时,金笑了笑说:“当然是你们可以尽情去看夜间动物啊。你们想想啊,许多动物只在夜间活动。但在其他动物园里都有关门时间,在这里不会。”
“所以今天一天我不带你们,大家去尽情地玩耍吧!”

――――――――――――――――――――――――
  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场景:
  两个金毛的相遇且身旁都没有认识的人。
‘呵呵呵→_→我就想找一个地方补觉,我容易吗(ノ=Д=)ノ┻━┻’金内心崩溃地想。
  金打算转头就走。
“喂,渣渣。你知道去大门的路吗。”嘉德罗斯突然喊住金。
“你才渣渣呢!你全家才是渣渣!”金因为正生着闷气再加上嘉德罗斯的语音攻击,把金彻底的激怒了。
  嘉德罗斯见到她炸毛的样子怔了一下,但突然意识到她的言辞。也开始回嘴了。
  于是又出现了一副场景:
  两个金毛在动物园里相亲相爱(不对吧)地打情骂俏(路人视角)。
  这时一个路人过来劝道:“别吵架了,情侣之间不要吵架。”
“谁和这个渣渣/这个幼稚的小鬼是情侣!”金和嘉德罗斯同时说。
“不要学我说话!”金和嘉德罗斯再次同时说。
  路人看了看想着‘MMP,不知有句话当讲不当讲。’
‘不要和这个九岁孩子争。’金不停地自我洗脑。
  但转过头一想,自己迷了路,说不准他知道路。
  金似乎忘了嘉德罗斯为什么找自己了。
  于是金就对还在自己身旁的嘉德罗斯说:“嘉德罗斯,要不要和我一起走?”
  嘉德罗斯往旁边一扭,说:“随便你了,渣渣。”
  金听到嘉德罗斯对自己的称呼。想起来自己当初第一次见到嘉德罗斯是的样子。
  那时自己在上小学,嘉德罗斯正在和格瑞打架,当时是自己打断了他们,嘉德罗斯就像刚刚那样喊自己“渣渣”。从那时起,自己与嘉德罗斯的梁子也接了下来。
“喂!渣渣还走不走了。”嘉德罗斯走在前面。
  “走走走,嘉德罗斯等等我。”金小跑跟上嘉德罗斯,直到与嘉德罗斯并肩时才停下来走。
‘要是能一直这么并肩走下去的话就好了。’
金期待地想。
‘可惜,他的这个位子已经有人了。’

――――――――――――――――――――――――
嘉德罗斯的视角:
  自己其实坐到那个女渣渣旁边是不愿意的,如果不是“她”旁边已经有人了。
  当我出于礼节“询问”她的意见时,她只是胡乱地点点头。这让我非常不爽。
  当我坐在她的旁边时,我明显地发现她的身子放松了。是因为我的原因吗?我这么想。但我意识到这么想时,我不禁否定了这一点。
  但这没有让我收回看她的眼神:
  金色的头发胡乱地披散下来,这种金色与自己的发色不一样。我的是太阳的纯金色 而她的是阳光的金黄色。从车窗透过的阳光显得她的睡颜十分圣洁。就像“那个渣渣”一样。
  但当我看到她眼下严重的黑眼圈不禁皱起了眉头。我突然发现我是不是太关注这个女人了。于是打算和身后的人换个座位时,车子轻颠了一下。
  我的身子一下子僵硬了一下,因为
  她现在轻轻地靠在我的肩膀。当我想把她推开时,她的下一步动作让我的身体不敢动一下。因为她还蹭了蹭我,仿佛我是她的…………依靠。
  她的头发轻轻地扫过我的鼻尖,我闻到了是淡淡的桂花味,她身上自带的少女的馨香与这淡淡的桂花味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奇怪的味道。如果用东西来形容的话,就应该是阳光的味道。
  但当我想好好品位这不一样的感觉时,车又颠了一下,她整个人向前倾。导致
“bong”的一声,她的头撞在前面的板子上。
  看到她揉自己被撞红的额头。湛蓝的眼睛因为刚醒来的原因还显得朦朦胧胧就像伦敦的雾气一样,充满水汽。煞是可爱。
  我“噗”的一声,忍住了笑。她瞪了我一眼,我当时竟没有责怪她,而是觉得那种眼神不像示威,反而像“那个渣渣”的撒娇的眼神。
  在动物园里,我漫无目的地四处走,当我意识到我与“她”走散时,我…………迷路了………………
  当我遇到那个女人时,她竟然一副不乐意的样子。在她要离开时,我喊住了她。
结果她竟然说:“你才是渣渣。”我愣了。
  因为这副场景太像了太像当初我和“那个渣渣”第一次相见的那时。
  然后我和她因为称呼而大吵一架,我听到路人的劝说时,我竟没有生气。
  打断我思绪的是她的组队邀请,我答应了并往前走。
  当我往旁边看时,她没有跟上反而在原地想东西。
  我不会承认当时我的心好像缺了点什么。
  在她小跑到我身边时,我心里缺的东西好像……填补上了。
 

――――――――――――――――――――――――
作者的话:我要告诉一点就是带引号的她就是格瑞他们的女朋友。明天就是格瑞的场合哦(´-ω-`),加上格瑞的事件和最后一天的事件后就是小刀子喽,当然不是很虐啦,因为我不会写虐的哦。(* ̄︶ ̄*)
  公布上一章的答案
玫瑰――嘉德罗斯
百合――格瑞
铃兰――卡米尔
鸢尾――雷狮
桔梗――安迷修
如果对这个答案有兴趣的话,可以私聊我,我会告诉你原因哦(´-ω-`)

评论(3)

热度(29)